博客网 >

我看犹太人
作者:分类:默认分类标签:

我看犹太人

来源:博联社  文:易道禅  整理:伊斯兰人文学术  2008-12-10

一个传奇人物阿拉法特悄悄地离开了他眷恋的人世间——他走得那样地悲壮,也那样地凄惨,以至于连他生前的敌人以色列人也忍不住唏嘘落泪。

说到以色列人,我是不忍将其与犹太人联系起来等同视之,但理性让我非常清晰地有这么一个等式:以色列人就是犹太人。尽管从希伯来历史看,公元很多很多年前,以色列和犹太曾经是两个部落,甚至是两个国家,不知何年何月这两个部落两个国家就合二为一了。也就是说,实际上这个民族自己很早就开始内斗,看来兄弟阋于墙不独为平庸民族的专利。现在巴勒斯坦与以色列这两个仅仅信仰不同的兄弟却死缠烂打,一方非置另一方于死地方可快慰民心,这固然有宗教的原因,也有巴勒斯坦方面的原因,不过我深信,更深刻的原因是犹太这个优秀民族有着根深蒂固的民族性格缺陷。

犹太人在二次世界大战期间受到的恐怖遭遇足以令全人类扼腕叹息与同情,那个狂人希特勒发誓要灭掉这个没有自己国度家园到处颠沛流离的落难民族。犹太人在恐惧灾难、饥寒交迫中度日如年,那些集中营里成千上万的冤魂至今还在耶路撒冷的哭墙上空萦绕。

但曾几何时,哭墙的悲痛还撕裂着犹太民族的神经,现在这个民族自己也建起了新的哭墙——分隔犹太人和巴勒斯坦人的隔离墙。在欧洲,东西方的铁幕柏林墙才倒塌没有多久,这里又立起了新的铁幕。

说句大实话,我从小就很崇敬犹太人,因为马克思和爱因斯坦这两个犹太伟人的缘故,犹太人一直让我入迷。这是一个非常优秀值得尊敬的民族,她的宗教文化和商业精神可以说影响了整个全人类。现在的以色列是一个具有西方价值观的民主国家,这是她在中东地区足以傲视群雄的优异本钱。在我看来,这个曾经被饱受蹂躏、摧残、侮辱的民族,应该有一付宽怀包容诚信谅解的道德胸襟,应该有一种众人度我我度众人的宗教情怀,她最能体会自由与平等的尊贵,最能理解和平与生命的价值。

在西方和以色列地区流传的几大“信经”中有一本“使徒信经”,其中有两句话是我铭刻心灵的:

  我信罪过的赦免!

  我信永恒的生命!

这两句话放在目前的中东地区,简直可以说是比圣经还圣经!很可惜,犹太人是不信基督教的。当初希特勒和犹太人这两类不信属基督教的人物互为天敌,却靠了一帮众多信属基督教的兄弟哥们劝架,最后一边倒帮助了犹太这位对基督教的创立有功却又背离了基督教的小兄弟。

犹太人不肯舍去自己的原则——哪怕它遭世人唾弃和轻蔑,它宁愿背负世俗的恶名骂名。这个原则就是:它对于外界从不宽恕!对希特勒的暴行它不宽恕,对巴勒斯坦人的暴力它不宽恕,可是它对自己的国家暴力却是宽恕的,而且是秉承犹太教义的。

犹太圣经说犹太人是上帝的骄子,这句话让世世代代的犹太人不屑于跟大家为伍。犹太教义的根本就是认为犹太人自身是身处神所安排的宇宙中心,应与外界完全的自我隔离,他们强调犹太教的独特性,使得犹太人与其流浪的居住地人民相互隔绝相互视为敌人。与古希腊文明时期和伊斯兰教发展时期相比,散落于世界各地的犹太人始终不能见融于当地民众之中,始终处于孤立的精神状态之中。

其实,不光是希特勒时期的德国人迫害犹太人,之前的法国、意大利、西班牙、葡萄牙等国民众也是仇视和驱逐犹太人的。在西方历史的记录中犹太人不受欢迎,而且长期受奚落和贬斥。达芬奇《最后的晚餐》根据野史传说,硬生生将犹大这个叛徒的恶名烙印在名垂青史的画布上,莎士比亚《威尼斯商人》更是一部嘲笑犹太人自私自利、卑劣龌龊行径的经典传世之作,据说以色列至今还异常痛恨达芬奇和莎士比亚,曾经禁止他们的杰作进入以色列。

希特勒为什么如此仇恨犹太人,学者们到今天也没有找到一个令人信服的由头,他是为基督耶稣复仇?可希特勒是不信基督教的。依我最简单的分析,他滥杀、狂戮犹太人只是基于一个世俗的游戏规则:长期以来人们都说世界上最精明最优异的民族是犹太民族,而希特勒自小认定这个世界上只有一个优秀民族,那就是日耳曼民族,要确立这种定位,只有斩尽杀绝犹太人!这是流行在世界上许多民族性格缺陷中的通病。

犹太人盼望弥赛亚的到来,又亲自将弥赛亚钉上十字架。所以历来在西方嘲笑犹太就是犹大,所以人们经常想起基督对十二门徒说的话:你们中有一人要出卖我!典籍中的希伯来历史上不是有个犹大国么?有时候又翻译为犹太国。

这个对人类的宗教、哲学、科学的发展作出巨大贡献的民族,其自身的悲惨无异于吉普赛人。思想、文化建树丰硕的民族,与邻相处却始终是搞不好的一门课题,不管是在各国的居住地,还是在自己的家门口。这就奇怪了!你要说阿拉伯人是继承希特勒的遗志要坚决的跟犹太人作对,就是把我的大脑放进死海里洗它七个礼拜日我也不相信。

是的,以色列太小了,它不肯舍弃耶路撒冷的另一半,也不肯舍弃自己浴血奋战掠夺来的约旦河西岸和戈兰高地。但是巴勒斯坦更小更可怜。既然两个民族不能相互见凉,那么各自建立自己的国家又有什么不妥呢?

大约三百年前,法国哲学家伏尔泰在《论宽容》一文中写道:“我承认犹太人很野蛮。他们毫无怜悯地屠杀一个可怜小国的居民,他们无权占有该国就如同他们无权占有巴黎或伦敦一样。”

这句话是写实还是预言?其口吻完全和三百年后阿拉法特痛斥以色列人一模一样。

联合国早就通过的各自建立自己国家的决议,以色列根本不把它放在眼里。整个人类对它在二次世界大战的遭遇所给予的同情帮助,它就是这样来回报人类社会。

耶稣带领“恶人”进入天主的善,曾说道:“凯撒的就应归还凯撒,天主的就应归还天主。”

耶稣说的跟联合国说的我想没有什么差别,犹太人自己没有家园的时候,恐怕没有想过将来也不期望别人建立自己的家园吧?

阿拉法特去世了,这个曾经为自己民族独立而战的巴勒斯坦战士,死得蹊跷,死得神秘,多少让我想到《威尼斯商人》中那位犹太人的奸诈——因为一个饮食居所都由以色列控制的人,他的最后结果只能朝以色列人私下期望的结局走去。这是一出悲剧英雄所上演的英雄悲剧。

阿拉法特去世了,这个曾经获得西方人颁发的诺贝尔和平奖的巴勒斯坦领袖,竟然也被西方人冠以恐怖主义的幕后指使者——恐怖主义的内涵已经从滥杀无辜平民覆盖到为自己民族为自己国家奋斗的自由战士和独立英雄,你说我还相信谁的话呢?是诺贝尔和平奖获得者还是恐怖主义分子?还真是那句话,说你是,不是也是;说你不是,是也不是!

接下来,就让我们好好看看中东这场重头戏中的三个演员西方人、犹太人、阿拉伯人的最新台词吧。                                                                                                                                             —— 2004/11/12

作者按:距离此文写作时间两年多过去了,巴勒斯坦的骚乱仍然没有结束,局势反而更加错综复杂乱象纷争。如今不仅是巴勒斯坦人和以色列人相煎何太急,甚至连法塔赫与哈马斯也兄弟阋于墙。那些预言阿拉法特一旦死去,巴以关系就会走向黎明的政治预言家们,我猜想他们此时躲在枪炮射击不到的地方搂着美人喝着美酒,全然忘记了自己当初配合以色列逼迫阿拉法特下台或者将他害死的各种卑劣活动。倒要看看,这些人是怎样面对自己破产的预言?阿拉法特死了两年多了,巴勒斯坦的局势并没有朝向他们预期的方向发展,这场戏还要演多久?演员又增加了多少?

<< 加沙血案与巴勒斯坦人的数字化 / 在加沙经历“最糟糕的宰牲节” >>

专题推荐

不平凡的水果世界

不平凡的水果世界

平凡的水果世界,平凡中的不平凡。 今朝看水果是水果 ,看水果还是水果 ,看水果已不是水果。这境界,谁人可比?在不平凡的水果世界里,仁者见仁,智者见智。

中国春节的那些习俗

中国春节的那些习俗

正月是农历新年的开始,人们往往将它看作是新的一年年运好坏的兆示期。所以,过年的时候“禁忌”特别多。当然,各个地方的风俗习惯不一样,过年的禁忌也是不一样的。

评论
0/200
表情 验证码:

无界

  • 文章总数0
  • 画报总数0
  • 画报点击数0
  • 文章点击数0
个人排行
        博文分类
        日期归档